盘点记忆里常州的那些老地名
发布时间:2015-12-08 文章出自:常州旅游推广中心 作者:
标签Array
  著名作家冯骥才曾说过,城市是有生命的,地名便是这历史命运的容器。地名是国家的历史文化遗产,只有留住这些富有底蕴的地名,才能留住我们的乡愁......
 

  地名是一个地域文化的载体,是一种特定的文化象征,是一种牵动乡土情怀的称谓。特别是在当今城改狂潮中,历史街区大片铲去,地名便成为一息尚存的历史。倘若将地名删去,历史便会彻底荡然一空。我们早晚会感到这种文化的失落……
 
  很多地名并不仅仅是一个地理符号,一个方位坐标,它可能蕴含了一段历史,讲述了一个故事,寄托了一种期盼。下面小编就带大家看看常州有哪些老地名吧。
 
  前后北岸
 
 
  旧时此间处于白云溪沿岸,风景佳丽,明清两代文人学士居此者甚多,堪称常州的一处繁华胜景,曾经碧波环抱、烟桥画柳,曾经龙舟竞渡、百舸争流。明清以来,名士云集、灿若群星,是常州的文脉所系。现为“前后北岸历史文化保护街区”,局部已经整修,古街呈现出新貌。
 
  局前街
 
  局前街东起和平路,西至北大街,全长1070米。明初洪武年间,常州知府张度在此设立杂造局,为地方制造缎匹、箭枝之场所。因此街位于制造局前故名。西段为县巷“武进县衙”。街内古建遗址林立,是郡城子城厢。百年名校常州市局前街小学就位于此街。
 
  大庙弄
 
  北宋太平兴国年间,此处建有府城隍庙,原称城隍庙巷。明洪武初题木主像“常州府城隍之神”,春秋合祭,为常州八庙之一。清顺治十六年(1660年),又于府城隍庙东另建县城隍庙,俗称小城隍庙,故府城隍庙称大城隍庙,弄因此得名。1933年,府城隍庙改建为中山纪念堂。
 
  官保巷
 
 
  “官保巷”位于常州老城区中,东起小河沿,西至北大街,长170米,原先宽只有1.5—2米,后拓宽。现如今这条巷子就在“新世纪商城”的中间,名称还在。
 
  此处在古代是为考取功名的考生报喜的人所聚居的地方。该巷原名叫“官报巷”,后来“报”衍化为“保”,于是就称之为“官保巷”了。
 
  县直街
 
  县直街,南通延陵西路,北达局前街,全长仅200米不到。原为武进县衙前的直街,因以为名。现在12路、42路、B22路公交站台仍沿用这个街名。
 
  县直街上原有一家“大光明电影院”,是当时设施最好的电影院。那时常州一句顺口溜:“大光明看电影,马复兴吃点心,人民公园谈爱情”,一时成为时尚的娱乐场所。1983年改作市政府会场,“大光明”这块招牌就失去了光环。
 
  此外,当时这条街上还有远近闻名的老大房茶食店,经营各色糕饼茶食、糖果饼干,始建于清光绪年间的绿杨饭店和创建于清宣统二年的德泰恒菜馆,当时可谓是常州人一饱口福和眼福的好地方。
 
  如今的县直街,已被新世纪商城、常州糕团店、三鲜美食城、德泰恒大酒店等现代店面所占领,昔日的小店小铺,老旧房屋早已不见踪影。
 
  马山埠
 
  马山埠是常州城区中部白云溪和后河北侧畔的一条街巷,东起白云渡日新街西,西至县直街口。此处原为五代时外子城城河沿岸,西段名柴行街,旧时马迹山山民运销山货、柴草船只多停泊于此,故名。城河早已填没,地名沿用。
 
  唐家湾
 
 
  唐家湾在迎春步行街北面,古时这里连接日新街,通白云渡,至局前街迎春桥段。相传明代抗倭名将唐荆川高祖唐诚,曾在此租地建造禁城馆(士大夫居住建筑),形成唐家宅第。因禁城馆前临白云溪洄湾处,沿岸垂柳成行,风景优美,端午节在此举行龙舟竞渡,以此命名,上世纪70年代填没。
 
  现在的唐家湾,西临晋陵中路,由路口往东,可看到多家特色店铺林立,虽有汽车通过,但仍可算是一条安静的路。
 
  县学街
 
  县学街,南起文化宫广场,北至局前街,长500米,因位于县学旁而得名。昔日县学街近倚白云渡,与唐家湾隔水相望,沿河岸寓居名人甚多,留下了许多人文轶事。
 
  斜桥巷
 
  斜桥巷紧邻县学街,因此处原先有石桥(斜桥)而得名。斜桥北至和政门,这有斜桥街,通梅桥始建于宋咸亨二年(671年),历史悠久。
 
  因紧靠县学,旧时为条小巷热闹非凡,马蹄车轮声不绝,鱼跃人欢。现在的斜桥巷边上均为居民楼,也是城区中心比较安静的街巷。
 
  化龙巷
 
 
  化龙巷是大家熟知的一条街,它坐落在市区中心地段,南接局前街,北通东横街。化龙巷的巷名源于一则神话。传说此间早期人丁稀少,附近有一老人亡故,其子请风水先生在巷口玉带河边选定坟地,殡葬棺木。风水先生私下叮嘱:此处乃龙地也,尔父下葬三年后,会化龙升天,但一定要到期方可动土查看。光阴荏苒,人言纷纭,其子探龙心切,未至3年期满便挖土探看。果见父身已满披龙鳞,惜乎未成全形而化为白光遁去。消息传遍全城,称之谓“化龙地”,因成巷名。
 
  现在的化龙巷是单行线,集中了多家家纺商店,俨然已有“家纺一条街”之气象。
 
  十子街
 
  过去常州城内百姓办喜事,新娘的花轿总要经过一处地方,这就是东起娑罗巷、西至化龙巷的十子街,以取子孙满堂吉兆。
 
  十子街全长200米,街名缘于北宋文学家邹浩的家世。邹浩,字志宪,号道乡,元丰五年(1082)进士,历任府学教授、太学博士,官至吏部侍郎、龙图阁待制,为宋代著名文学家、教育家,人称道乡先生。其祖邹霖(宋天禧三年进士),由浙江钱塘迁居常州。邹霖之父邹元庆生育10子,其中3人中进士,邹霖是第十个儿子,他迁居常州后,子孙遍及城乡,一门科第不绝。邹家后裔为纪念其迁常始祖邹霖,故名其所居之地为十子街。数百年相传沿用至今。
 
  吕思勉故居就在十子街上。
 
  娑罗巷
 
  娑罗巷与局前街博爱路连接,巷内有娑罗巷幼儿园。此地原称锁龙巷。
 
  娑罗即柳安,常绿大乔木,原产于印度和东南亚,在印度等地是仅次于柚木的重要木材,其树脂可作沥青的代用品,亦附会为七叶树或月中桂树。传释迦牟尼即涅槃于两棵娑罗间,娑罗树能给人们带来“佛家见,常生明”、“月中桂,常绿荫”。明永乐年间,娑罗传入中国,此地开始种植,曾栽有娑罗树,以盛开娑罗花而得巷名,也寓意居住在此的人们再也没有烦恼了。
 
  天王堂弄
 
  北直街西有条南北向的天王堂弄,现在的门牌上赫然讹为“天皇堂弄”。弄名缘于这里原有一座“天王堂”,因而得名。
 
  据北宋《咸淳志》载:天王庙在子城上,郡圃西偏。旧传唐太宗从高祖起义兵,有神自号毗沙门天王,愿力定乱将。及太宗即位,下诏天下公府皆祀之。唐天宝初,又诏诸郡于城北隅置祠,建佛殿,以“天王”为额。清嘉庆年间曾经重修,后殿堂废弃。上世纪30年代后叶,有人以弄名与日本天皇挂勾,实非其事,地名普查后更正。
 
  现在这里有“天王堂新寓”,已经形成新型居住区。
 
  八角井
 
  八角井位于天王堂弄北,青山桥西滩之南。此地区原有双井,其井圈上有八卦图案,谐音“八卦井”,民间流传至今,是市井文化的集散地。唐宋时期已有人家住在这里,历史悠远,周边地区亦为商客殷实人家所居。旧时这里地处城市西北角,闹中取静。
 
  2002年随城市改造,这里成为“天王堂新寓”小区的一部分,现在从“八角井菜市场”名中还能看得到原来的地名。
 
  斗巷
 
  斗巷原名沟巷,南起关河西路,北至万福路,全长约600米,原为一小巷,现在已经形成常州有名的斗巷弄市场。
 
  相传清嘉庆年间,徽州婺源木客屠明安定居常州开设屠源丰木行于此,是常州最早的木行,并领有“部帖”(相当于现今营业执照)。因其为独家经营,又负责为清廷采办木材,靠官托势、排外垄断。数十年来代买卖,可谓“生意兴隆、财源茂盛”。自称“日进斗金”。由此,沟巷之名改成斗巷,沿用至今。
 
  鸣珂巷
 
  北大街北端有条东西走向的小巷叫鸣珂巷。珂,古代用作马笼头的装饰物,因之马骑行走时有金石之声,故称鸣珂。张华《轻薄编》:文轩树羽盖,乘马鸣玉珂。珂珮:朝官衣服上的玉带珂声。此巷与荷花池相连,而荷花池历代都有名人居住在此,因此,鸣珂巷的来历与此地所居贵人和官员有很大关系。一则,这些贵人和官员进出“乘马鸣玉珂”。二来,贵人和官员的珂珮(朝官衣服上的玉带珂声),亦可称鸣珂。旧时该巷也以居住达官贵人为主。
 
  荷花池
 
  荷花池是一个历史悠久的地方,历代都有名人居住在此,北宋苏东坡曾寓居于此,并提“天远堂”匾额。南宋绍兴十二年(1142年)参知政事张守曾居于此,兄弟四人在此建“四老堂”,安度晚年。宋礼部尚书孙觌又在此池边增植莲萸,豢养白鹤,称为荷花池。明朝初年兵部尚书陈洽改建荷花池为“陈氏学圃”。清康熙年间中书陈玉璂居此,改称荷花池为“客园”。
 
  张守,字子固,常州人,北宋时擢任监察御史,累迁御史中丞。南宋时,曾上疏宋高宗,激励宋高宗抗金之志。后除参知政事。时秦桧专权,与秦有忤,被迁镇守建康。
 
  双桂坊
 

  双桂坊是与科举制度相关的最古老的地名。北宋乾德五年(967年),在此居住的宋维、宋绛兄弟,同登进士第,常州官府令改“来贤坊”以纪其事。无独有偶,北宋景佑元年(1034年),又是在此居住的丁宗臣、丁宝臣兄弟同科中进士,郡守宋蟾将来贤坊更名为双桂坊,取双双蟾宫折桂之意,名声大振,至今已980年。在宋代,双桂坊还是与乡同级的行政区划之一。
 
  双桂坊东起城中路,西至南大街,全长400米,自古以来是本邑饮食业较集中的街巷,马复兴的阳春面、八仙粥店的桂花糖芋头等美食给老常州人留下了极其深刻的印象。现在南大街中心以“双桂坊”为名的特色美食街区,受到了本市居民及外地来常游客的一致青睐,生意十分红火。
 
  刘海粟美术馆、常州市文化馆均位于双桂坊东段,紧邻这两处场馆的是人民公园南入口,以此进入公园便是常州市文物保护单位——清代修建的崇法寺。清真寺、二孙(孙慎行、孙星衍)故居也都位于此地,文化气息十分浓郁。
 
  茭蒲巷
 
  茭蒲巷南接青果巷,北接双桂坊,仅数百米长。此巷方志早有记载,由来不详。有称此地原为隋代司徒陈杲仁庙(陈司徒庙)的后花园,后因庭院荒芜,茭类蒲类植物蔓生,所以有了这个巷名。巷内西部还有花椒园,为邑人种植菜蔬之地,后有商家在此购地置屋,绿荫成片,花木掩映其间。
 
  现今巷内有常州市实验小学,另有数家特色店铺。两旁依旧绿荫成片,是城市中心不多见的阴凉静谧的街巷。
 
  青云坊
 
  青云坊,旧时位于顾塘桥至大浮桥南,与双桂坊平行,大约有取“青云直上”之意。东接打索巷(现晋陵路的一部分),西连南大街,北有千秋坊,青云坊东头有圈门一座,西边设栅栏门,巷南有崇法寺、忠义祠、双桂坊、季子庙、真教祠、正觉寺等。由浴堂弄、池子弄、回回街、协善会弄,以及圆通巷连接南北向,从青云坊、通浴堂弄内有土墩一座,墩旁有古井、忠义祠、东南向设有双桂坊石牌坊一组。民国年间青云坊南建市民公园,后改为人民公园。
 
  现在的青云坊东段位于人民公园内,过公园路的西段则为南大街商圈的一部分,店铺林立。
 
  铁市巷
 
  铁市巷在原南大街的西侧,呈东西走向,此处原是铁匠店、铁铺较为集中的地方,店多成市,故得名“铁市巷”。“文化大革命”中认为“铁市巷”是封、资、修的地名,于是就革了“铁市”的命,改为革命化的名称“防修路”。现在仍是“铁市巷”。
 
  由于在常州话中的“市”与“丝”发音相近,“铁市”与“铁丝”在方言口语上成为谐音,所以“铁市巷”的口语地名经常会被转化成“铁丝巷。”
 
  杨柳巷
 
  杨柳巷南至西瀛里,北通延陵西路,是一条仅300多米长的南北通道小巷。巷虽短小,但它的身世却不同凡响。
 
  此巷缘于明末常州望族庄氏在此建造的宅园,巷内遍植杨树,巷因以成名。明崇真年间,传胪庄应会之子庄玉骢(号澹庵,清顺治四年进士,官右庶子,兼侍读),在巷内建造“赐瓯堂”,发现阶石下刻有“乾元”两字,以为祥瑞,遂称其地为“乾元地”,有万卷楼、玉山草堂等建筑,万卷楼为庄氏藏书楼,藏书甲于吴会太仓,与清初钱牧斋建在常熟拂水山庄的绛云楼并称而闻名一时。清代著名诗人吴梅村的《汲古阁歌》里有“嘉隆(指明代嘉靖、隆庆的年号)以后藏书家,天下毗陵与琅琊”,即指此。
 
  值得一提的是,《常州日报》的前身——《常州工人报》,是在杨柳巷诞生的。1954年7月1日,《常州工人报》创刊,社址设在杨柳巷26号。1958年1月1日,改称《常州日报》。
 
  早科坊
 
 
  早科坊其名之由来与科举制度有关。原名灶窠巷,南宋宝佑元年(1253年),霍端友(崇宁二年状元,亦可算是常州首位状元)六世孙霍超龙荣登进士第,职受翰林院待诏,是年霍超龙年仅18岁。少年高中,皇帝宋理宗喜其年少有为,命常州郡守建早科坊第,以示少年早成,从此街由坊得名,延用至今已761年。附近旧有“二贤祠”,系纪念苏东坡、杨龟山专祠,原为城南书院。
 
  早科坊连通西瀛里与延陵西路,周边有吾悦国际广场、莱蒙时代广场等大型综合商场,紧邻西瀛里酒吧一条街,热闹非凡。
 
  篦箕巷
 
  常州的梳篦生产始于东晋、南北朝时,历史悠久。篦箕巷位于运河沿岸,东起文亨桥,西至西横街。原名“花市街”,明正德十四年(公元1519年)在此建有毗陵驿。清代乾隆时期,常州府是苏州府、松江府到南京必经之地,赶考的文人、往返的官员不绝于道。街西的大码头、接官亭(皇华亭)曾是官船上岸的地方,官员、差役就宿食于驿馆。花市街上店铺林立,出售宫花与梳篦是这里的特色商品,生意兴隆。清代一年一度进贡的宫花梳篦均在此采办,因而有“宫梳名篦”之称。
 
  百年老店“卜恒顺”、“王大昌”梳篦店均开设于此。传说乾隆帝一次下江南,在刘伦(武进人,任职军机处)陪同下,民服装扮观赏花市街景,见到众多梳篦店生意火红,问刘伦是什么地方,刘伦答曰“花市街”,宫中所用梳篦均出于此处。乾隆大悦,提意改为“篦箕巷”。每当夜晚,街上灯火通明,热闹异常,故有“篦梁灯火”之誉。“文亨穿月”、“篦梁灯火”乃当时常州西郊有名的八景之一。
 
  西瀛里
 
  西瀛里的得名源于明初,明太祖朱元璋派大将汤和驻守常州,这里是西营所在地,因常常失火,故改名西瀛,取以水克火之意。
 
  西瀛里最引人注目的是常州古城仅存的城墙,为市级文物保护单位。现存城墙自表场至水关一段,长210.9米,宽4.6米,高6米,始建于明洪武二年(1369年)。西瀛门辟建于1923年8月,原有书法家唐驼书“西瀛门”三字门额,“文革”中散佚。
 
  西瀛里现设有文保区,位于西瀛里地区的西北,它的对面是延陵西路,西面是早科坊,东面是杨柳巷。西瀛里文保区原是常州望族庄氏的聚居地,以传胪第为中心,传胪第是一处完整的明清建筑群。明朝庄应会于崇祯元年殿试获二甲第一名,即传胪,遂改原惟祺堂为传胪第,庄应会曾任清刑部侍郎,传胪第是市级文保单位。
 
  东下塘
 
  东下塘是一条从弋桥到琢初桥,与青果巷隔市河相望的小街。沿河岸有三将军弄、乌衣浜、淘沙巷等,淘沙巷与和平路相接,三将军弄、乌衣浜连接吊桥路。三将军弄据说在宋元时期就有了,清代《常州赋》里有“问将军之巷,前烈难追”之句,里面的“将军之巷”,说的就是这里。中间有中新桥、乌衣桥,河南岸设有“官摆渡”,通青果巷。
 
  东下塘与对岸的青果巷一样,文化底蕴深厚,历史遗迹众多。其东有东山亭、刘宗祠、李公祠、三将军弄、赵家弄等,瞿秋白少年时也曾居住乌衣桥畔;其西有荆溪馆、琅琊庙、杨氏戏楼、怡园等遗迹。
 
  乌衣浜
 
  乌衣浜即旧时常州(南)邗沟,又称乌衣河,原是一条小河浜,解放初期拆除常州老城墙,城墙部分废土及乱砖填进了乌衣河中,填浜成巷。巷口有乌衣桥,又名臧桥,解放初期曾经废弃,2011年遗址复原了这座单孔石拱桥。乌衣桥始建于唐永徽三年(652),为单孔石拱,呈东西向,至今已有1361年的历史。
 
  以“乌衣”为名,可能与这里多燕子有关,古人将紫燕喻为乌衣;也可能与历史上此地多名士有关,《祥符经》云:大夫臧蒿居此,故名。臧蒿是高官,那么与他往来的也多是官员,古代做官的多穿黑衣,所以慢慢地进南邗沟就叫乌衣浜了。
 
  现在的乌衣浜东侧是荆溪福院,西侧是荆溪人家,将其夹成南北通道,煞是气派。
 
  吊桥路
 
  吊桥路原名吊桥巷,老常州一直喊这里叫吊桥巷,直到现在还有人这么叫,以区别在文亨桥畔的“吊桥路”(已改称西直街)。从和平路到广化街,沥青路面,全长1160米,宽16米左右。
 
  这条路由原来的新城壕填没而成。新城壕很窄,还没有南市河宽,比起京杭大运河的宽度来,简直可以叫作沟,仿佛一步就能跨越城内外。吊桥巷地名的由来,即是从广化门的吊桥而来。新城壕在上世纪50年代时填没,1959年吊桥巷正式建成。现在,早已不见德安门,不见南直街(被和平路取代了),不见当年的官摆渡,也不见城墙,那些都成历史记忆。
 
  在晋陵路建成以后,吊桥巷的交通流量陡然上升,从此,吊桥路的相对宁静感消失了。吊桥路的西头即是东头村。东头村严格来说已在城外,吊桥路南,都是城外。现在早就看不出这里是城外的痕迹。
 
  桃园路
 
  市区城东的桃园新村是80年代新建的居民区,位于太平桥南桃园村旁。桃园村原为菜农区,解放前城东居民吃菜,大半由此供应。
 
  明清时,这里是著名的园林风景区,园内桃树成林,绵延数里,每到春天,桃花盛开,缤纷满目,煞是好看,引来游人如织,流连忘返,人称“延陵桃源”,故“桃园”又名“桃源”。
 
  古村
 
  古村位于城南厢与双桂坊、青果巷相接处,又名十八家村。南宋末年,元兵不断南侵,德佑元年(1275年),元兵犯常州,伯颜调动数十万大军日夜强攻常州,常州军民整整坚守了两月之久。宋末有诗这样描绘:“荆溪水醒泊船早,落日无人行古道。骷髅有眼不识春,东风吹出青青草……当时压境兵百万,不脱靴尖堪蹴倒。短兵相接逾四旬,毒手尊拳日攻讨。”可见常州城内曾有的惨烈,连伯颜也给常州“纸城铁人”之称。抗元失败,全城遭烧杀抢掠,“江东之州,常州为大”的城邑,最后仅十八户幸免于难,聚居一处,故称十八家村,又名古村,意为常州劫后最古老之村舍。
 
  古村留下的不仅是那段历史,这里有明代园林、清代宅院,还有民初的洋楼等。现在的古村,部分居民已经迁出,这里将纳入青果巷历史文化保护街区进行修缮,
 
  马元巷
 
  常州城内有条马元巷,这条巷子弯弯曲曲,分成大马元巷、中马元巷、小马元巷和后马元巷。南宋末年,元兵犯常州,常州军民因弹尽粮绝,城被攻破。当时元兵在城内大井头附近驻扎大本营。由于各种各样的马匹很多,为了便于管理,他们在大本营以南、青果巷附近建立了很大的马场,按马匹的大、中、小分类圈养。
 
  起初只有大马场、中马场、小马场,后来又增添了部队,便添设了后马场。当时人们称之为元大马场、元中马场、元小马场、元后马场。元朝以后,这里变成了老百姓居住的地方,开始叫“元马巷”,但是常州人对元军恨之入骨,元人虽善骑马,但他们做的事情连马也不如,应该把“元”字放在“马”字后面,把“元马巷”改叫成“马元巷”。这样便成了大马元巷、中马元巷、小马元巷和后马元巷,一直沿用到现在。
 
  大马元巷现有盛宣怀故居,1992年市政府发文公布大马元巷盛宅为盛宣怀故居。大马元巷盛宣怀故居门口的那块1987年的文保单位石碑却是鲜鱼巷盛宣怀故居被拆后搬过去的。大马元巷盛宅,由盛宣怀父盛康与堂兄宇怀合资建造,但盛宣怀也居住多年,是仅存下来的盛宣怀故居。
 
  青果巷
 
  青果巷是常州最有名的古老街巷之一。
 
  青果巷隐伏闹市喧街身畔,尤其晋陵路至和平南路段,依然披裹往昔风尘,青砖小瓦,高墙深院,一色明清风格。巷北,大多为旧时的书香门第,官宦富家,翰墨芬芳,书卷气浓,院套院,宅连宅。其间穿插不少室内备弄,狭窄幽深,寻步之中,犹如迷陷八卦阵,形成典型的江南民居群落。巷南则多为普通民居,进深约20多米,夜夜枕河而眠。城河极幽,仅宽10多米,稀有桨楫橹稿打扰。不管春流秋水,总是悠悠地行,静静地淌。居民推窗见波,绿树婆娑相映,颇蕴诗情画意。
 
  天井巷
 
  天井巷位于青果巷历史文化保护街区内,南通青果巷,北达古村,因巷内有元代古井而得名。据地方志记载,巷内有六百多余年前,元代邑人赵云卿凿成的古井,由于赵氏精于地理,又知水源,故其选址于此,能长年不涸。此后多年虽有大旱水枯,而此井天天涓涓,因有“天井”美名沿用至今。
 
  天井巷是名副其实的巷子,全是民居,没有店铺,不像青果巷,虽然称巷,其实更像街,店铺林立,人来车往。此巷的另一个特点是巷中有巷,它的东西两侧,各有一个深巷,在繁华市区,行走于天井巷,只觉幽静古朴。
 
  雪洞巷
 
  雪洞巷位于青果巷与西庙沟之间,离天井巷近在咫尺。该处原有唐荆川的旧园,清代文豪钱维乔购得其半,故称“半园”。传说园内石池缭绕,亭廊舫轩,特别是冬季的假山,月洞积雪,因名为雪洞,巷由此得名。
 
  雪洞巷口的西侧墙角处有一个石碑,刻“敬修堂界”四字。雪洞巷12号是清代贵阳知府恽鸿仪的故居,房屋108间,占地11亩,是一组完整精美的清代建筑群。
 
  正素巷
 
  南起青果巷,北至延陵路,全长415米。宋代《隐逸传》记载,北宋治平四年(1067年),寓居此处的张举中进士后,不愿去朝廷做官,闭门谢客,醉心读书,奉养亲人,造福一方。家有藏书数万卷,一一阅读,亲手校核,颇多论著,为当时文翰楷模。大臣们(包括苏东坡在内)屡次推荐于朝廷,宋神宗、宋哲宗两代皇帝先后授以州学教授、秘书郎等职务,均坚辞不出,致力治学。年益高,德益劭,望益重。至宋徽宗时赐号正素处士,常州太守为其建正素坊,巷名由此而来。
 
  周线巷
 
  周线巷,与正素巷、打索巷(今晋陵路)相连接。南宋时著名学者周孚先、周恭先兄弟俩居住在这里,曾创办城东、城西两书院,生徒众多,里人称其为“周贤”,又因“贤”与“仙”音近,又称“周仙巷”,后讹称“周线巷”。巷内名宅林立,闻名遐迩的“恽氏庭院”、“周线里”、“青青里”深藏其中。
 
  该巷通往延陵路经过常州大酒店东侧的一条小巷叫鲜鱼巷,也是颇为古老之巷名,见证了常州旧时商业之繁荣,现在因面对二院,也是小饭店、水果店、饮品店林立。
 
  现在的周线巷是通往常州第二人民医院的主要道路之一,交通繁忙,虽巷名犹存,但昔日巷景却早已不见。
 
  洗米弄
 
  洗米弄位于天宁寺东侧,全长648米。此弄名称的由来,与天宁寺有着密切的关系。天宁寺规模宏大,僧侣众多。此弄乃寺内厨房当班的和尚到达运河码头洗菜、淘米必经之地,出入频繁,洗米弄由此得名。
 
  现在的洗米弄西侧是天宁寺,东侧是天宁商都,北面是红梅公园的停车场,弄边香烛店林立,一派香火气息。
 
  石柱弄
 
  在天宁寺东侧,有一条古老的弄堂——石柱弄,仅长100多米,南通延陵东路,因一关于石柱的神话而得名,今石柱仍屹立在红梅公园红梅阁前。
 
  在红梅公园的红梅阁南首,有一根直径35厘米、高2.5米,底置石墩,四周围以石栏的石柱。柱子石沥纹起,光荧有鳞次,形似梅花纹,石质晶莹如玉,雨天沿石纹迸流溅出,景象奇特,称为“冰梅石”。此柱原系玄妙观(原名天庆观)门前牌楼上的一根立柱,后人以此为弄名。
 
  椿桂坊
 
  走过延陵东路的人们,多会注意到这条景观路上的景点,如读易台,通吴门,轿子与轿夫,还有灵椿丹桂坊。这些虽然是新建的景点,但每个都有她的出处,比如“灵椿丹桂坊”,指的就是延陵东路附近一条名为椿桂坊的街。
 
  椿桂坊也是与科举制度相关的老地名,东起元丰桥、西至琢初桥,全长520米。其名之由来,亦有一段佳话。北宋崇宁二年(1103年),居住在此的张彦直(官太傅)及其子张守,父子同榜,6年后,张宰、张宦、张宇三兄弟又同科中进士,父子5人金榜题名,乡里甚感荣耀,常州太守徐申取五代时五子登科的“灵椿丹桂”典故,在巷内建造“椿桂坊”旌表,街因此得名,历代相沿,至今911年。
 
  三堡街
 
  三堡街在西仓桥南,西大王庙处。此街旧称三宝街,相传元代三宝奴曾住此地。《武阳合志》载:“元至大三年六月,封三宝奴为楚国公,以常州路为分封地”。街即以此得名;另一说法此街南原有三个与堡垒相似的土墩,“宝”与“堡”同音,又称“三堡街”,沿用至今。
 
  现在的三堡街,最引人注目的莫过于运河五号创意街区,利用原常州恒源畅厂、常州第五毛纺织厂、常州梳篦厂、常州航海仪器厂等工业遗存和文化遗迹,加以改造和利用,主打运河文化、工业遗存的保护、创意产业。是艺术、设计、工业文明的集散地。
 
  街区内基本保留了厂房原样,有多家咖啡馆、酒吧、书吧、青年旅舍以及文化企业入驻。这里也是常州古运河水上游的码头之一。
 
  西直街
 
  西直街,原名西门直街。中间有朝京门(俗称老西门)。该街为西门经济文化集聚地,京杭运河从街旁流过,往来船只不息,十分热闹。从西吊桥(西门水关)的咸宁巷口,到朝京门间,就有三座石牌坊,分别为“道乡世泽”坊、“庄氏科第”坊、“父子文宗”坊,附近有龟山先生祠、东坡先生祠、邹浩公祠、敬节堂、察院第等。另有朝京门东南的表场、太平巷、大码头、篦箕巷、文亨桥等都是附近的重要建筑。
 
  文革时该街改名为“反帝西路”,文革后恢复为“西直街”。历经多年岁月变迁,该街基本保留了明清时的民居风格,可以说是常州古城民居的活样板。大运河也没有了往日的喧哗,街上少了人来人往,因为不能通行汽车,除了早晚上下班的自行车电动车的动向,街上动静很小,成了闹中取静之处。
 
  龙船浜
 
  龙船浜位于金色新城和红星新村之间,地名源于一则神话故事。这里原先有条神龙河,传说河中住着两条神龙,本是王母娘娘最漂亮的侍童、侍女,因彼此爱恋而私奔人间。每当旭日东升的黎明或明月皎洁的夜晚,变作黄金龙与小白龙,腾云驾雾在空中畅游,口中喷吐雨水均匀洒向农田,使得人间年年风调雨顺,五谷丰收。百姓们为了感谢神龙夫妇,特请工匠制作了两条龙舟,停泊在神龙河里,每年端午节还举行龙舟竞渡,故神龙河又称龙船浜。
 
  后王母娘娘发现他们私自下凡,就叫雷公电母捉拿神龙夫妇,刹那间神龙河上乌云密布,雷电闪滚,两条龙船被砸,沉入河底。两条神龙遍体鳞伤,押解天庭。神龙泪如雨下落入河中,甜蜜的河水从此变成感涩的苦水。两岸乡村,连年旱灾。神龙消失了,而两条龙船传说还埋在龙船浜的河底下。
久伴4小时前

新中国成立后,沈阳成为东北地区最大中心城市,建立了门类齐全、独立完整的工业体系,素有“新中国工业摇篮”、“共和国装备部”之称,为中国现代工业化作出了巨大贡献,仅建国后30年间,就向全国输送了约40万中高级人才,调拨机床20多万台、变压器2亿多千伏安、冶金装备60多亿元,创造价值是国家投资的3倍。

高考一号3小时前

有这样的领袖是中国之福气,人民之幸事!大赞习大大,辽宁人民热爱您!

点击加载更多 814条评论
网友评论文明上网 理性发言
  • 民政部

    官方微信
  • 广东民政

    官方微信
  • 地名中国

    官方微信

Copyright © 2014-2017 地名中国(http://www.cndmgs.com/)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2070790号

免责声明: 本网不承担任何由内容提供商提供的信息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