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诗中的地名方糖
发布时间:2015-12-22 文章出自:大家专栏 作者:
标签Array

  若谈及以地名入诗的名作,大概百分之九十的唐诗读者(包括本人)会想到杜甫的《闻官军收河南河北》。这首杜甫“生平第一快诗”端的是传播众口、小儿能诵:
 
  剑外忽传收蓟北,初闻涕泪满衣裳。
 
  却看妻子愁何在,漫卷诗书喜欲狂。
 
  白日放歌须纵酒,青春作伴好还乡。
 
  即从巴峡穿巫峡,便下襄阳向洛阳。
 
  尾联写的是杜甫心中盘算的返乡路线,其实更多的是表现多年思乡心切,一旦得以返乡时心情的迫不及待,一口气用了四个地名:巴峡、巫峡、襄阳、洛阳。加上第一句中的“剑外”(指剑门以南)和“蓟北”(指河北,安史叛军的巢穴),不包括标题,这首诗用了六个地名。但是,谁会打开地图一一寻找这些地方、辨析今昔变更?更不会当真去想杜甫规划的回乡路线是否最合理、路费是否合算了。
 
  这首诗的好,在于再真切不过地写出了天下大势对一个生命个体的影响。平叛战争终于胜利,一个漂泊已久、愁苦憔悴的人因此狂喜,这时候他不是诗人,只是一个普通人——平时写诗论诗越个人越个性越好,这个时候却是这份“普通”带来结结实实的冲击,由此我们想到千千万万和他一样的普通百姓的狂喜,颠沛流离、望眼欲穿、天旋日转、苦尽甘来的狂喜,于是我们也感染了那份巨大的喜悦。天下局势之定、漂泊之远之苦、返乡心情之急迫,非这些地名不能产生这等感染力。
 
  喜欢或者说“敢于”以地名入诗的,李白实在甚于杜甫。
 
  杜甫八句用了六个地名,李白居然四句连用五个地名:“峨眉山月半轮秋,影入平羌江水流。夜发清溪向三峡,思君不见下渝州。”(《峨眉山月歌》)“峨眉”是峨眉山,“平羌”是平羌江,即青衣江,大渡河的支流,源出四川芦山西北,至乐山而入岷江;“清溪”容易被理解成不拘哪里的一条清澈的溪流,但按照人民文学出版社版熊礼汇评注《李白诗》的注解,却是青溪驿,位于黎头峡上游;“三峡”指乐山县黎头、背峨、平羌三峡;渝州,就是今天的重庆。考虑到“三峡”是三处,其实这首诗里的地名,是七个。诗凡28字,七个地名!
 
  说句题外话,前年曾经参加一个笔会,乘游轮从武汉到重庆,算是沿着李白的踪迹走了一段。过三峡之前的夜里看到了平生仅见的璀璨迷人的银河。“思君不见下渝州”,李白当时思念的是“就住在附近,可是又无缘相见的友人”(沈祖棻《唐人七绝诗浅释》),而我怀想的,是头顶星星一般长久明亮的李白。只是被江声和夜间船上卸货的响声所扰,连续几夜不曾踏实入睡,结果到重庆下船时竟然晕倒了,有来自不同国家的作家们作证,我竟是“五体投地到渝州”了。
 
  李白的胆气、笔力和“炉锤之妙”实在过人,竟将这么多通常不溶于诗的地名直接写入诗中,却不滞不板,天巧浑成,情思飘缈而韵味悠长、境界清美。相似的手法与韵致在李白腕下随处可见——《闻王昌龄左迁龙标遥有此寄》曰:“杨花落尽子规啼,闻道龙标过五溪。我寄愁心与明月,随风直到夜郎西。”“龙标”是王昌龄被贬官的任所,在湖南安江;“五溪”指辰溪、酉溪、巫峡、武溪和沅溪,在今天川南、黔东北、桂北、湘西南一带;“夜郎”,不是众人熟知的“夜郎自大”所嘲笑的那个“夜郎国”,而是夜郎县,唐代有“夜郎”这个县,专家考证了,大约在今天的湖南芷江县西南一带。
 
  再看《白云歌送刘十六归山》:“楚山秦山皆白云,白云处处长随君。长随君,君入楚山里,云亦随君度湘水。湘水上,女衣罗,白云堪卧君早归。”也是连用多个地名(“楚山”“湘水”各两次,“秦山”一次)。
 
  这两首都是表达一缕离情处处相随之意,只不过李白那颗挚爱着朋友的心,前一首化为明亮的圆月,后一首幻作缱绻的白云。
 
  手法相近而更繁复高妙的则是《峨眉山月歌送蜀僧晏入中京》:
 
  我在巴东三峡时,西看明月忆峨眉。
 
  月出峨眉照沧海,与人万里长相随。
 
  黄鹤楼前月华白,此中忽见峨眉客。
 
  峨眉山月还送君,风吹西到长安陌。
 
  长安大道横九天,峨眉山月照秦川。
 
  黄金狮子乘高座,白玉麈尾谈重玄。
 
  我似浮云殢吴越,君逢圣主游丹阙。
 
  题目里有“峨眉”“蜀”“中京”三个地名,诗中有“巴东”“三峡”“峨眉”(连题目共六次)、“沧海”“黄鹤楼”“长安”(二次)、“秦川”“吴越”,竟出现了十六处(次)地名。饶是这样,却是一派月随人行、水随天去、山鸣谷应、挥洒自若。立意不重要,结构不重要,便是这种气度,这份自在,实在难求,更是难学。难怪前人早有赞叹:“是歌当识其主伴变幻之法。题立峨眉作主,而以巴东三峡、沧海、黄鹤楼、长安陌、秦川、吴越伴之,帝都又是主中主:题用‘月’作主,而以‘风’‘云’作伴,‘我’与‘君’又是主中主。回环散见,映带生辉,与有月映千江之妙,非拟议所能学。巧如蚕,活如龙,回身作茧,嘘气成云,不由造得。”(严羽评点《李太白诗集》)
 
  将地名如此几枚方糖一般信手拈来投入诗中,溶出意境,想来和当时时代风气有关。当时的风气人心向上、意气高扬,士人以天下为己任,渴望建功立业,同时实践或者向往着遍访名山壮游天下,即使人在书斋心中也自有大唐的千山万壑、大漠名川。肯定也和李白豪放不羁、喜好山林的性情有关,或许还和他一生仰慕以山水诗著称的谢朓有关呢。
 
  当然,这些本不易融的“地名方糖”能够融于诗,就只和才气有关了。这是李白,“神识超迈”“逸气横出”等语,似乎只有用来说他才最贴切。
久伴4小时前

新中国成立后,沈阳成为东北地区最大中心城市,建立了门类齐全、独立完整的工业体系,素有“新中国工业摇篮”、“共和国装备部”之称,为中国现代工业化作出了巨大贡献,仅建国后30年间,就向全国输送了约40万中高级人才,调拨机床20多万台、变压器2亿多千伏安、冶金装备60多亿元,创造价值是国家投资的3倍。

高考一号3小时前

有这样的领袖是中国之福气,人民之幸事!大赞习大大,辽宁人民热爱您!

点击加载更多 814条评论
网友评论文明上网 理性发言
  • 民政部

    官方微信
  • 广东民政

    官方微信
  • 地名中国

    官方微信

Copyright © 2014-2017 地名中国(http://www.cndmgs.com/)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2070790号

免责声明: 本网不承担任何由内容提供商提供的信息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