吕四话
发布时间:2017-08-24 文章出自: 作者:
标签Array
       “吕四话”指旧南通县(县治为今南通市城区)东部地区的方言,是一种极为罕见的方言,使用人口不超过50万人,且处于逐渐消亡的过程中。吕四话俗称“江北话”,又俗称“老土话”。“老土话”一词,其意为“老土的话”,而非“老的土话”。通东地区成陆较早,地势较高,人文历史较久,故称“老土”。“老土话”区域东西约百余华里,南北宽狭不等,约一、二十华里,今分属启东、海门、通州三市。根据八十年代调查,具体范围大致包括以下乡镇:启东县的秦潭、吕东、吕北、三甲、天汾、西宁、吕四、茅家港;海门县的东兴、刘浩、新余、包场、正余、余东、王浩、树勋、新建、四甲、国强;南通县的二甲、五甲、东灶、忠义、金余、余西、袁灶。通东方言内部略有差异,以吕四话为代表。所称吕四话也指的是通东话。

\

       吕四话,源于吴语,又与吴语不通,属于吴语太湖片毗陵小片,有自己的特色。吕四韵/金沙韵/南通韵,旧南通县东西部这三个点的韵母差异反映了语音演变的历史阶段,显示出通东方言和南通方言的亲近关系。中古咸、山二摄舒声韵在通东方言和南通方言里的演变分化基本相同,音值大致相近 ,通东方言和南通方言的关系较为密切。

      南通方言音系见《普通话基础方言基本词汇集》(语音卷下)第1977—2000页,通东吕四方言音系见《吕四方言记略》、《吕四方言两字组连读变调》。
旧时由于行政隶属关系,通东地区在经济和文化生活方面跟南通的关系一向比较密切。南通话作为旧时南通县的优势方言,对通东话产生过很大影响,这种影响越往西越明显。虽然南通方言属江淮方言,通东方言属吴语太湖片毗陵小片,但这两种旧时同处一个县境内的方言在长期的历史演变中,不论在语音或词汇方面,都能找到很多相似点或相同点。或者说,这两种毗连的边界方言,虽然在“帮滂*#、端透定、见溪群”是否三分对立上不同,但有很多共同点,关系似较密切。中古咸、山二摄在今吕四方言里的演变分化往往是调查研究方言的侧重点之一。
\

      约六朝梁元帝时(公元552年),长江口出现的壶豆洲(又名胡逗洲)便有流人煮盐为业,这些流人大抵指流放犯人也有无业游民,主要来自江南常州(今常州、武进、宜兴、无锡、锡山、江阴一带),这些人基本上保留了吴越文化的特性。隋时胡逗洲属海陵,唐玄宗时因军事上的需要,狼山成为浙江西道节度使管辖下的一个军事据点,胡逗洲成了浙江西道常州的辖地。唐末军阀割据,吴兴(今浙江湖州)人姚氏家族三代(姚存制、姚廷、姚彦洪)统治胡逗洲(其时称静海)、东布州达半个世纪之久,其军队和家属有万人之多,多为吴兴人,其时南方文化占了统治地位。后周显德三年(公元956年),周师克淮南,取南唐长江以北地区,升静海都镇为静海军,属扬州,不久改为通州,设静海、海门二县,由于静海岛与大陆涨接并改属海陵郡管辖,静海人与如皋等地的居民交往日渐频繁,同时又有大量的海陵人来往于两地之间或定居。至元初,北方又有犯人流放到通州,南方文化的影响似乎逐渐减弱。但元末张士诚起兵江南,明永乐初燕兵之乱,使大批江南居民移居如皋。鸦片战争、太平天国时期,不少江南商贾和手工业者纷纷来如皋安家落户。如皋在1724年便是通州的一个下辖县了。

      
由东布洲形成的海门岛,当初亦为流放犯人之地,流人亦来自常州一带,由于隔了130多年才与静海县涨接而造成的文化隔离,使海门人始终保持了吴文化的特色。至明初,一部分拥戴过张士诚的江南士民,被惩罚性地强迫迁移到吕四港一带,他们于常熟白茆港集结,渡江来到吕四,这就是民间所说的“白茆抽丁”。他们同样保留了江南文化的风土人情,南方文化的影响几乎一直延续着。
久伴4小时前

新中国成立后,沈阳成为东北地区最大中心城市,建立了门类齐全、独立完整的工业体系,素有“新中国工业摇篮”、“共和国装备部”之称,为中国现代工业化作出了巨大贡献,仅建国后30年间,就向全国输送了约40万中高级人才,调拨机床20多万台、变压器2亿多千伏安、冶金装备60多亿元,创造价值是国家投资的3倍。

高考一号3小时前

有这样的领袖是中国之福气,人民之幸事!大赞习大大,辽宁人民热爱您!

点击加载更多 814条评论
网友评论文明上网 理性发言
  • 民政部

    官方微信
  • 广东民政

    官方微信
  • 地名中国

    官方微信

Copyright © 2014-2017 地名中国(http://www.cndmgs.com/)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2070790号

免责声明: 本网不承担任何由内容提供商提供的信息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